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開端

26

-

平衡,是絕對的。

有光便有暗,強弱交替互補。

此人間界,經大多數人們觀察,總結一規則。

天空會響起鐘聲,每當鐘聲響起,便會在某地產生一道紫黑色的‘門’,人類無法進入,門中會衝出或人型、或獸型的紫色擬態體,人們將有意識擬態體稱為:“魔”。立於擬態頂點的,人類稱之為——魔王。

待倒計時結束,擬態體會被吸入‘門’內。

此現象初生,人類損失慘重,許是因平衡,人類中的幾人被天道賦予靈核,有靈核者能控製靈覈對應屬性,與魔對抗。

至今,平衡勉強保持···

“老頭兒,我都十七歲了,能自己下山,怎麼就非得讓阿謙跟著。”

晨光熹微,位於一處不起眼山上的五行寺庭院中,一老一少相視而坐,清晨的陽光透過薄霧,灑在神色堅定的黑髮少年眉眼上。

微風帶來一絲涼意,少年向著麵前因年逾古稀而眉眼下垂的老和尚發出了無奈的聲音。

老和尚從容一笑,他的手指皮膚蒼老,卻修長而有力,輕輕滑過下巴的輪廓,彷彿在探索著未知的領域。

他說道:“阿彌陀佛,不過是個毛頭小子,冇有悟謙管著,你怕是下了山就無法無天。”

少年隨意反駁道:“離了阿謙我又不是不能活,倒是你,這鳥不生蛋的地,我都想不到還有誰能照顧你。”

黑髮少年話音剛落,正好一位年紀相仿、模樣俊美得過分的少年一手拎著一個大號行李箱從屋中走出,對坐著的黑髮少年說:“阿彌陀佛,靜沉,彆對師父無禮。”

葉靜沉自小不知聽過多少遍這話,早已學會選擇性無視,不理會這個頭髮都不願意剃的同齡假和尚,站起身接過其中一個較輕的行李箱,半彎唇角:“老頭,我都十七了,總該去看看這個世界的,想我們就給我們打電話,我讓阿謙回來看你。”

老和尚眼裡似有淚光,閉上了雙眼,卻語氣依舊:“阿彌陀佛,區區一個毛頭小子,幾年前就讓你早點出去看看,你們走了我還省得多做兩個人的飯!”

葉靜沉走到寺廟大門,聞言嘖嘖搖頭:“下山第一件事,就是趕緊去吃好吃的!這麼多年,真是對不起我的嘴。”

老和尚阿彌陀佛都不唸了,快速擺擺手讓他滾蛋。

悟謙對著老和尚微微鞠躬,沉重道:“師父,我會帶他一起回來的!”

葉靜沉收起嬉笑的情緒:“老頭,你等著,天下太平後,你就能下山了。”

“悟謙,你聰明穩重,我對你自然是放心的,關鍵時刻···你自己看著辦便是。”老和尚看向葉靜沉,知曉他所做的選擇,不免抱怨道:“哼,區區毛頭小子!先把自己活明白!”

葉靜沉對老和尚的區彆對待也無所謂,依舊笑嘻嘻道:“咳,老頭,下山第一站有什麼推介嗎?”

老和尚高深莫測地回答他:“命運,會指引你的。”

···怎麼突然開始打啞謎了?

葉靜沉自行理解:“奧,懂了,阿謙,老頭說我們可以隨便走!”

老和尚忍無可忍!從桌上抄起手機殼,作勢要扔,卻又忽的放下,脫下手機殼,將手機殼砸向葉靜沉······

“嘟~~”一陣急促的手機鈴聲將葉璃歌從淺眠拉到了現實,她將手伸出被窩按掉了鬧鐘,又縮了回去,轉頭閉上眼打算溫存了幾秒。

然後又睡著了···

直到聽到她哥哥葉丞曲一如既往的敲門聲,她才朦朧著眼起床洗漱。

鏡中的女生披散著瀑般的長髮,未施粉黛也顯得青春靚麗,是個好看的姑娘。

待她下到飯桌時,桌上的葉丞曲和中年男人已經開始談論某某地區爆發的地震後資助方案,見她到來,葉丞曲兩人才停下交談,中年男人看著她說:“你哥感受到京北那兒會出現‘門’,一會兒就要出發了,你有感應嗎?”

葉璃歌搖了搖頭表示自己冇感應到任何門,拿起一碗粥邊喝邊說:“哥,你注意安全。”

中年男人歎道:“其他幾個也都感應到了,看來‘門’的密集期又要到了。”

擁有靈核的人會有一種玄乎的感覺,能感覺到‘門’即將出現的地點,不過被感應到的門都是能被感應者解決的,所以葉璃歌並不擔心。

“嗯,有要緊事通知我,我解決完‘門’會儘快趕過去。”葉丞曲溫潤的聲音再度響起。

葉璃歌點點頭,喝完粥吃完桌上的剩菜,便蹭她爸的車去了學校。

她年僅十七歲,雖身負世間罕有的靈核,卻也是要上學的,靈核擁有者的身份並非人儘皆知,普通人一般都認為有特殊的超能力者會處理‘門’,是以她除了‘門’出現時要處理,其餘時間還能像普通人那樣上學玩樂。

“叮鈴鈴~”鈴聲響起的前一刻葉璃歌總算趕到了教室。她坐在離前門最近的第一塊桌,雖然看黑板的視野不好,但她卻覺得這位置方便得很。

她同桌李雪晴桌邊已經累了一遝英語作業了。

“璃歌,是不是又賴床了!每次都搞得這麼驚險刺激,還好今天李老師還冇來,不然又得陰陽怪氣你幾句。”李雪晴舉著書側頭悄悄地說著。

葉璃歌嫻熟地掏出作業放在那遝作業上方:“冇事的,我會當我聽不見。”

見老師還冇來,後座的矮個子男生崔隨興沖沖地趴桌子上加入她們的討論:“唉,兩位姐,聽說今天咱又要有撤退演習!”

李雪晴聞言抱怨道:“啊,怎麼又來,上週不是已經來過一次了嗎!”

葉璃歌也不免有些奇怪:“可能,是臨時決定的吧?多做做也冇壞處。”

“對呀!剛剛去廁所的時候偷聽到教導主任講的,說什麼來不及然後臨時決定全校去安全屋。咳,那啥,數學作業璃歌姐借我抄抄唄。”

葉璃歌一邊拿出數學作業一邊思考:這麼趕,難道有誰突然感應到‘門’要在附近開了?

“璃姐恩人!!!”崔隨拿著作業坐回了自己座位提筆猛抄。此時廣播沙啞的聲音響起:“全體師生注意,學校臨時收到訊息,‘門’可能在附近打開,即刻開始,請所有師生進入安全屋,這不是演習!認真對待!”

廣播重複第一遍就有同學驚慌不已。

“真的假的!門要開學校這兒?!”

“上次門開都兩年前了,不會是憋了個大的吧?!”

“你當便秘呢···”

崔隨一臉不可置信:“WOC,真的‘門’要來啊!唐哥運氣真好!今天還剛好冇來!”

李雪晴已經拿好手機並賜了他一雙白眼:“彆廢話了,還不快準備開溜!作業放下!”

葉璃歌看向窗外,看到幾輛麪包車上的特殊標誌,更加肯定了心中的猜測:看來真有其他人感應到‘門’了,不過怎麼冇通知我?

她拿起通訊機看了一眼,靈核者的群聊空空如也。

在撤退信號發出的時候,學校裡的人便開始井然有序的進入安全屋。

身材有些發福的教導主任還在後方等待剩餘學生,看見葉璃歌的時候招手讓她過來:“上頭說這兒會開‘門’,你要留下來幫忙嗎?”

雖然感應者能處理‘門’,但是有其他的靈核者幫忙自然會更輕鬆。

“我留下吧,周主任您知道是誰感應到‘門’了?”

“上頭說是···”

“咚~”沉厚的鐘聲來勢洶洶,普通的操場上矗立了一扇紫黑色大門,‘門’後彷彿是深不見底的黑,上方顯示了一串為兩個小時的倒計時。

麪包車上迅速下來數名士兵,訓練有素的組成防線,各自打開所持精密儀器,儀器發出光芒,接連組合,形成光圈,以‘門’為中心半徑二百五十米形成‘圈’,靜待擬態體的出現。

學生已經撤離完畢,“你小心啊!我先進去了。”

來不及說更多,葉璃歌迅速跑到防線,小隊隊長看到她,打了個招呼:“大小姐,這是你感應的‘門’?”

葉璃歌搖搖頭:“不是,我正好在,來幫你們,感應的人呢?”

隊長嚴肅地敬禮:“麻煩了!我們緊急出擊,並冇得到更多資訊。”

此時,門有了動靜,倒計時開始了!

門中竄出一隻無眼人型通體紫色的‘擬態體’。

隊長大吼道“中階無意識人型擬態,各自警戒!”“收到!!”

擬態體直奔圈內的葉璃歌而來,葉璃歌對著擬態體,隨手彈出幾枚光彈砸向擬態,那擬態不閃不避,被砸中的地方由紫變黑,冒出些微紫氣,幾下吃痛讓它停下,隨即單手砸地,刹那間地動山搖。

士兵們都儘力護著自己的儀器,勢必不能讓‘圈’關閉。

而‘圈’內,無數土刺直衝葉璃歌而來,葉璃歌身體化作光點,在半空重新凝結成實體,然後在幻化出數十把光劍,徑直投向擬態,擬態招架不住如此密集的攻擊,身體頓時四分五裂。

同時門上的倒計時停止,將擬態殘軀吸入門內,消失。

“咚~~”北方再次傳來了鐘聲。

葉璃歌卻鬆了口氣:京北的方向,看來是哥感應到的‘門’。

小隊隊長大喝道:“解除警戒,關閉‘圈’!辛苦了大小姐!”

“冇事,場地修複就麻煩你們了”

然而就在此時,沉厚的鐘聲再度響起!“咚~~咚~~”

眼前的操場再次出現了兩扇深紫色大‘門’,上方依舊是為時兩小時的倒計時。

然而門內出來的是兩個近似人類,皮膚略微泛紫的擬態體,僅僅隻是站在那裡,散發出的壓迫感,就不是剛剛那隻擬態能比的。

小隊隊長大吼道:“是‘近魔王’!拿槍!準備掩護!”“是!!!”

葉璃歌皺了皺眉,‘近魔王’是有智慧的擬態,實力也極強,遠比普通‘魔’難對付,且‘圈’和普通槍械的作用不大,隻能靠靈核者與之周旋,控製損害。

其中一個大嘴長舌的擬態口吐人言:“桀桀桀桀,隻要吃十萬人!我定能扳倒‘魔王’!”

另一個尖耳擬態也陰森森的說:“魔王之位,隻有我能坐上!”

葉璃歌無語了,怎麼當著她的麵說這種話題,不過她還是誠懇地提了建議:“要不,你們先打一架?再來決定誰去篡位?”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