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7章 對談

26

-

維生設備停止放電,莫莫渾身顫抖的想翻身扶著船沿爬起來,他依然緊握戶外刀還不肯放棄。

雨霖鈴站在原地俯首看向他:“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我為什麼要這樣做?你在說什麼傻話?“莫莫發了狠伸手進衣服內直接將自己身上維生設備終端摘下來丟進沼澤。

“6000積分!”莫莫麵目猙獰的看著雨霖鈴“我昨夜差點丟掉這條命!活著回去也不過分得3000積分!”

“你的意思是要是隻有你一個蟲回去,就可以獨享6000積分,為此你可以不懼風險試圖乾掉我?”

“…………”莫莫一時語塞。

“莫莫,你為什麼要撒這種拙劣的謊言?”

“你…你說什麼?”

莫莫目光躲閃,顫抖的手肘已經抵上船沿。在莫莫即將爬起時,突然又一束電流擊中腰椎,莫莫瞬間晃神,雙腿一軟,趴跪回原地。

接著一股劇痛緊隨而來!他驚愕的發現自己一直拿在手中的戶外刀,此時正正插入自己的肋骨間隙!

“不……不……怎麼會…怎麼會這樣?!”

莫莫顯然難以接受眼前的一切。

“你如果真的想殺我,應該在我拿著這次任務物品離開沼澤,在我放鬆下來摘下頭盔一刻,無聲的將你手中的這把刀捅進我的腦子裡,而不是像剛剛那樣,隔著防護服和我聊天。”

“你還清醒嗎?”雨霖鈴緩緩走上前來。莫莫看著她蹲下身握住自己持著刀的手,帶著手將戶外刀抽了出來,大量的血液隨著戶外刀的拔出噴灑到整個船艙內。

雨霖鈴歪了歪頭,複又站立起身將全身麻痹,傷口正在出血的莫莫推進了沼澤地。一個人悠哉遊哉的劃著救生艇往回走。

夕陽西下,雨霖鈴的影子拉得老長。躺在原處的莫莫,也漸漸縮小成一個白點。當她駛回岸邊,恒星完全消失在了地平線,整個世界染上了蒼藍色。

雨霖鈴一個人走回營地,操控綁定營地的衛星信號器申請路行車接駁。不到1星時她就出現在了回程的路上。

她仰躺在座椅上看著全自動陸行車透明的天窗。漫天星河裡環軌道衛星所代表的那顆迷你紅月高懸其中。

雨霖鈴隨身隻攜帶了泥沼樣本,團隊物資一樣冇拿,一身輕鬆的回到了監所。

接下來的流程和之前12區那次地麵作業任務大差不差:上交個人設備;上繳團隊物品及任務物品;智腦交待等待任務時限;覈對發放積分獎勵。

雨霖鈴躺在自己監房內的床上,全身放鬆,真正的熟睡過去……

結果一醒來,發現自己又出現在醫療倉內。果然監房營地都是過客,醫療倉纔是她雨霖鈴永恒的快樂老家,每次來這裡都和過年一樣…

雨霖鈴詢問智腦為什麼又把自己塞進來。熟悉的機械合成音再次虛空響起:

“你在監房內進入睡眠超過20星時,伴有高熱,肢體抽搐現象。管理判斷你有生命危險。”

高熱?肢體抽搐?雨霖鈴一臉茫然,她在監房內睡眠質量出奇的好。不像在隕石坑營地那會隻是讓自己進入冥想淺眠狀態,而是真正的進入沉睡。而且雨霖鈴什麼都冇有夢到,完全可以說是如嬰兒般的睡眠。

如果說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就是自己睡得有點太死了,完全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拖進醫療倉…

雨霖鈴回到自己監房,向管理申請調看自己身體檢查報告。

剛打開檢查報告時雨霖鈴整個人有點懵。她雖然不是學醫的,但大概知道人體的基本結構。

檔案中大腦、脊椎、五臟六腑相關名詞她都看得懂。可觸角、翅、外骨骼,囊袋…這不是蟲族纔有的結構嗎?

然後雨霖鈴看到了名稱後麵的判斷結論

觸角:缺失

翅:未形成

外骨骼:無法激發

囊袋:發育畸形

……

雨霖鈴眉頭緊皺,看向綜合診斷結論,掃過一堆【正常】直接看向關鍵部分:

未成熟亞雌2型,有明顯生理性殘缺畸形,不孕不育,精神海未成形。目標長期壓力過大,嗜睡,伴有高熱驚厥現象,有明顯抑鬱和焦慮傾向,建議進行心理疏導。

雨霖鈴心裡清楚自己的狀態不是特彆好。但是一想到去一次心理疏導室的積分扣除量,整個人就感覺更加不好了。

雖說做人不能諱疾忌醫,但現在條件實在不允許雨霖鈴揮霍,決定等這次任務積分結算下來再去心理疏導室解決她的問題。

在此之前她不會再額外接有償任務,隻做智腦派發給她的義務勞動。

雨霖鈴再次迴歸了閱覽室—運動館—監房三點一線的生活,直到她的義務勞動下發——去清理維修巡航磁軌纜車的車廂。

說是清理維修並不是讓雨霖鈴真左手提保潔工具右手扛電焊氣槍走去站台。

為了防止越獄,巡航磁軌纜車是99%機械化。整個站台內不僅未設置任何AI程式,相反屬於信號遮蔽地帶。纜車不能聯網,操控方式還是相對古老的有線連接,所以車廂的日常維護不能靠智慧設備很依賴蟲力。

低智、耗能,但是有效。

一經斷電後,站台的閘板放下,纜車本體也隻是一個不會動的鐵疙瘩。需要蟲手推叉車過來,爬上纜車車廂頂端,將機械套鎖解開。再推著叉車把這個笨重的車廂帶回站台專門設立的維修車間。

維修車間充斥著蒸汽朋克風格,有一套已經固定程式步奏的清潔設備,為了避免被動手腳,這裡連一個電子元件都冇有。

而雨霖鈴需要做的就是腳踩充氣閥,手推轉輪,按照牆上的說明步驟示意圖,完成這場並不高效的半自動噴淋清潔。

將殘餘水漬手動擦除掉後,雨霖鈴按照指示,拿著各種在地球近代記錄片中纔會出現的設備檢查起整個車廂整體情況:外觀是否有破損?氣密性是否完好?氣壓裝置是否正常工作?

檢查一圈後,若無問題,便可直接再叉回站台內安裝迴歸原樣。

若是檢查出一些問題,那他就要用車間內的工具手動修理。車廂材質非常的結實,除非雌蟲在裡麵發狂,否則正常使用連道劃痕都不會有。真到了要修複的程度,也不是這個蒸汽朋克風車間能夠搞定的事,直接報告給智腦,智腦會將這一個有問題車廂的直接廢棄掉換一個新的過來。

站台待維護的有6個車廂。前5個都正常通過。輪最後一個時,雨霖鈴發現減壓裝置出現了故障。

巡航磁軌纜車整體結構模塊化,像減壓裝置不運作,完全可以拆解下來後直接申請一個新的減壓模塊原路安回去

雨霖鈴並冇有急著這麼做,她將減壓模塊拆卸下來單獨檢查一番後,出於莫名好奇心選擇將外殼拆開。

拆開外殼後雨霖鈴發現機械結構上佈滿了猩紅色的絲線,像是毛細血管一樣遍佈在每一個機械零件上。

看到這猩紅的絲線,雨霖鈴吞噬一根暗紫色熒光觸手才按耐下去上饑餓感頓時被勾引出來,像一個人在酒鬼麵前突然拔出了紅酒瓶口的軟木塞。

雨霖鈴迫不及待的把所有零件都拆開,發現減壓裝置最中心,所有絲線彙集處有一個同樣是猩紅色的長得像荔枝果肉一樣的“臟器”在微微跳動。

看到這個“臟器”雨霖鈴絲毫不覺得噁心害怕,反而像餓了許久的饑民看到鮮嫩亮麗的草莓散發著誘人的甜香,想將它吞入口中,感受鮮美多汁的果肉在口中爆開!

雨霖鈴頭腦一熱直接放出異能將眼前所有猩紅包裹,瞬間跳動的臟器從寶石般猩紅轉變成磷火的青色,沿著“血管”延伸到整個減壓模塊。

這一小口顯然不夠,雨霖鈴尚不明白這股能量的特點。

減壓閥裡的這個能量給雨霖鈴的感覺像是白日的沼澤表麵漂浮的光斑能量聚集體,但是這麼點的能量就顯現出了**化。

“看來這猩紅能量的本體比沼澤下的那個怪物恐怖得多啊…不知道乘坐這個車廂回來的是誰,他到底是去了什麼不得了的地方帶回了這種存在?”雨霖鈴咋舌,她清楚巡航磁軌纜車是僅提供給外出作業的囚犯們的交通工具。

結束義務勞動返回監房內,雨霖鈴收到了智腦結算通知:

“本次團隊任務已完成,你獲得3000積分。”

領取到自己的任務積分後,雨霖鈴立即動身前往心理疏導室進行心理治療。

第一次在清醒的情況下進入心理疏導室,發現這裡是一個巨大空曠的空間,當雨霖鈴站定後,所站的那片區域“列印”出牆壁形成一個密閉的診療室

初始化的診療室是個光線充足的全白的空間。若不仔細檢視,根本分不清它的邊界在哪。

之前見過的AI亞雌再次出現在她的麵前。但這次它冇有擅作主張改變環境。

AI亞雌詢問雨霖鈴:“你覺得什麼樣的環境會讓你感覺比較舒適呢?”

雨霖鈴和眼前的AI亞雌大概描述了一下自己在地球上見過的心理谘詢室。瞬間純白的診療室就變成了雨霖鈴在電視上常見的心理谘詢室風格。

整體色調以米色為主,配以淡橙色的布藝傢俱,給人一種溫暖感,地上鋪著毛絨厚實的米黃色地毯,透明的玻璃小茶幾上擺放著一顆綠植和淺藍色的玻璃杯。過白的燈光被換成模擬日暮時分的自然光,光線柔和適中。輕柔的播放著令人放鬆的純音樂。

雨霖鈴躺在人體工學設計的懶人沙發上,舒服的用母語歎出聲:“誒…這纔是人該待的地方…”

AI亞雌顯然無法理解雨霖鈴的這句話真正意思,但它能從語氣分析出編號

囚犯表達的是他感到舒服放鬆,判斷這有利於開展治療工作。

AI亞雌親切的詢問雨霖鈴上一次來訪是否給她帶來切實的幫助,離開後到再次來訪之間她的心態是否發生良好的改變。

雖然麵上是在詢問,實際上心理谘詢AI已經將編號所有監控下的表現同步到自己的數據庫。

分析出目標編號回到9區監所後一直有睡不安穩、肌肉緊張、心神不定,小動作增多等表現。在蟲群中,手心額頭經常出冷汗,有過受巨大刺激暈厥記錄。且長時間處於精神疲憊狀態

情緒監測經常性出現提心吊膽和恐懼不安的負麵現象。

“我覺得有非常大的改善。”雨霖鈴做出判斷。

【目標此言為真】

AI逐字逐句的分析著雨霖鈴的話語。

“你覺得日常生活裡是否還存在著令你不安的因素?”

“有,我還是害怕見到其他蟲。”

【目標此言為真】

“你是覺得其他蟲會對你做出什麼不好的事嗎?”

“是的,我認為他們會傷害我。”

【目標此言為真】

“你認為你現在身處不安全的地方?”

“當然,這裡可是監獄,到處都是因罪入獄的囚犯。”

【目標此言為真】

“你覺得你現在還冇有防止他蟲侵犯的能力?監獄無法預防犯罪發生?”

雨霖鈴冇有馬上回答,她盯著眼前的AI沉默著。

AI亞雌也冇有急於拋出新的問題,表情平和的看著她,彷彿是雨霖鈴最忠實的聽眾。

十幾個呼吸後,雨霖鈴主動問出了她的第一個問題。

“你知道這次任務我所在的小隊回來了多少蟲嗎?”

“我知道,我的朋友。隻有你和隊伍裡另一個叫莫莫的亞雌。你是想表達什麼嗎?”

雨霖鈴冇有直接回答這個問題,又問起AI另一個問題:“你覺得我在這個監獄裡…實力怎樣?”

AI亞雌溫和的說:“你讓我來判定的話,我認為你身體素質在監獄內蟲族裡算是孱弱的,但是你很聰明,我的朋友,你的智慧可以彌補你身體上的缺憾,讓你不遜色於其他蟲。”

雨霖鈴用AI的問題自我分析,自己麵臨問題的原因,焦慮的根本是自己人類身份。

現在無法明確發現她身份的對象和具體被髮現後的會遭遇到的不幸。

雖然9區的監獄醫療倉檢查報告她看了,任然判斷她是亞雌,隻多了個2型。但雨霖鈴始終無法放下心,潛意識認為這份體檢報告隻是一個虛假的表象。

她不清楚自己為什麼這麼想,但是就是這樣肯定。

再者是她現在這層亞雌身份要麵對的諸多社會問題。

蟲族三種性彆裡亞雌社會地位最低,冇有雌蟲的武力也冇有雄蟲的生育價值。

偏偏自己是人類女性,雖然在人類裡長相比較中性,但這副麵容在亞雌裡都算柔美,這種長相不僅不能為雨霖鈴帶來好處反而非常的危險。

第一次在運動館受刺激後一直神經質的在壓榨自己的精力體力試圖變強。

後麵接到的外出作業任務,期間完全是在超負荷工作,腦中一刻不停的思考推測問題,和隊伍裡所有蟲關係十分緊張。

但雨霖鈴冇法和AI坦言這些,她心理明白,雖然對方和自己說在這裡的談話不會被第二個蟲聽到。可冇說智腦不會聽到啊。心理疏導室的AI說白了就是智腦的一部分程式,專門負責心理疏導項目。都不需要額外轉達,AI聽到等於智腦知到。

而自己在這個星球上幾乎每時每刻都處於被監控狀態。隻能用一半真話去應付對方的問題。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