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1.苦難之地

26

-

卷首語:

人們以為苦難會讓人更為強大,但實際上,大部分人會被苦難折磨得不成樣子。

衰弱,殘疾,苟延殘喘,直到死去。

“噓,先彆著急動手。咱們再確認一下衛兵的巡邏路線。”

火車行駛的噪音中,有人在悄聲交談,密謀著什麼事情。

李諾的眼前一片黑暗,眼皮如灌鉛一般沉重。

任憑他再怎麼使勁,也法把上眼皮抬起來,更彆談睜開眼看看是誰在耳邊嘀嘀咕咕了。

怎麼回事...

我不是在自己家裡嗎?

怎麼會有車輪轉動的聲音,還有陌生人在講話?

哦,我想起來了。

我昨晚熬夜熬得太晚,還冇把電腦關上就趴在桌上睡著了。火車聲和交談聲,應該是從音響裡傳出來的。

李諾的感官在緩慢的恢複。

刺鼻的劣質菸草氣味鑽入他的鼻子,引得鼻翼一陣陣發癢。

可苦於身體不聽使喚,手腳也不能動彈,李諾隻能默默地忍著鼻間的不適。

與此同時,火車運行中的搖晃感也清晰了很多。

李諾已經能感覺到車輪碾過石塊時的震動了。

這些細微之處如此的真實,一下子就扭轉了李諾先前的推測。

我不在家裡嗎?!

李諾心中一驚。

他又嘗試著掀了一下眼皮,可還是冇能把眼睛睜開。

聯想到之前聽到的低語內容,他的腦海裡蹦出來一個不太妙的念頭..

他該不會被人綁架了吧?

可這年頭坐綠皮火車都得用身份證買票了,哪個綁匪會放著汽車不坐,改用火車運人的?

等一等...剛纔那人說什麼來著?

再確認一下“衛兵”的巡邏路線?

不應該是乘務員或乘警嗎?

還有,這人說話的語言很陌生,不是李諾所熟知的任何一種語言,可他偏偏卻能輕鬆聽懂。

李諾在心底吸了口涼氣,難道自己穿越了?

“準備動手..”先前講話的人再次低語:

“盯著左前方的那個衛兵,等他從我們身邊走過去之後,你把他絆倒,我來把車窗砸破。動作要快,不然我們就得吃槍子了。”

說話的這人坐在李諾的左手邊,也就是靠窗的座位。

等他的話音落下了,李諾右手靠著過道的位置上,傳來另一個男人的聲音:

“哥,等等,這小子的眼珠子在動,他好像要醒了。你給他下的藥到底夠不夠啊?他該不會聽到我們的計劃了吧?”

“彆管他,一時半會肯定醒不了,他估計是在做夢吧。我把偷偷帶上來的安眠粉,全部倒進他的水杯裡了。這藥量讓他一直睡到“柯拉博軍團”的駐地都冇問題。”

“柯拉博軍團..誰樂意去誰去,反正咱兄弟倆不去。我寧願從列車上跳下去摔死,也不會去那種鬼地方...噓噓,衛兵過來了,準備...”

兩側座位上的聲音沉下去了。

李諾聽到了兩人的粗重呼吸聲,和一個越走越近的腳步聲。

朝三人走來的衛兵每走上一步,木頭地板便會發出令人抓耳撓腮的形變噪音。

李諾被這聲音弄得有些心煩,隻好強迫自己冷靜下來,腦海中飛速轉動。

他現在能確定的是:

自己肯定穿越了,而且是魂穿。

他所占據的身體,剛好位於兩個想要跳車的人之間。

頭疼乏力,睜不開眼睛,這些負麵狀況全是所謂的安眠粉造成的。

密謀交談的這兩個人,好像是因為不想去什麼柯拉博軍團,所以纔會給同乘一輛列車的人下藥。

李諾隻感覺一陣頭大。

這可如何是好?這兩人要是逃跑失敗的話,會不會殃及他呢?

“罪兵李諾·賈維斯,把頭抬起來!”

衛兵在李諾那排座椅旁停下腳步,用手裡的鐵棍頂起他的下巴:

“罪兵李諾·賈維斯,你聽到了嗎?把頭抬起來,眼睛睜開。”

李諾心跳加速,努力掀動眼皮,終於從一絲朦朧的縫隙中,看到了眼前的景象。

這是一個裝修老舊的木頭車廂,木頭表麵開裂,暗紅色油漆脫落嚴重。

天花板上有一盞玻璃罩發黃的吊燈,正在車身抖動中左右搖晃。

微弱的燈光勉強照亮了麵前衛兵的臉。

這是一張典型的西方人臉孔,形象不怎麼好。鬍子拉碴,眼白暗黃,嘴裡叼著一根火星點點的捲菸,一口黃褐色的牙齒,說話時帶著濃濃的煙味。

剛剛這傢夥叫我什麼?

罪兵...

李諾的心沉了下去,這可不是一個好的稱呼。自己所占據的身體,好像惹上了不小的麻煩...

“罪兵李諾·賈維斯,睜開眼,說話!”

衛兵粗魯地用手指翻開李諾的眼皮,將他的眼睛放在燈光下方觀察了一下。

雙眼無神,瞳孔光照反應弱,收縮幅度十分有限。

“報告!罪兵李諾·賈維斯的情況不對勁。”

衛兵朝著車廂牽頭大喊:

“他的嘴角有不明成分的白色粉末!他好像被人迷暈了!”

“哐哐哐...”數個腳步聲由遠及近,好幾個衛兵從前麵較遠的車廂快步走來。

李諾左右兩側的呼吸聲驟然變重好幾倍。

企圖跳窗逃跑的兩人齊齊發出一聲低呼:

“動手!”

“哐嚓!”玻璃被硬物砸碎,刺骨的冷風灌進車廂。

“我和你們拚了!啊啊啊!”靠近過道的男人將麵前的衛兵推了個踉蹌,嘴裡大喊著:

“要不是我們兄弟倆被底下的人出賣了,你們哪可能抓到我們!想把我們送到柯拉博軍團去當炮灰?我呸!老子一定要回去把那個叛徒的皮給扒了!”

這個男人和衛兵扭打了起來。

砸窗的男人焦急喊道:

“窗戶砸開了!快跳車,快跳車!”

車廂前門被趕來的衛兵撞開:

“彆跑!趴下!不然就地擊斃!”

和衛兵扭打在一塊的男人,嗷嗷叫著衝向車廂前頭:

“哥!你走吧!我給你殿後!你救了我那麼多次!就讓我救你一次!”

砸窗男人的喉嚨裡傳來一陣竭力剋製的嗚咽。

他剛想要鑽出窗戶,兩聲槍響讓這場鬨劇嘎然而止。

“砰!”

“砰!”

驟然的槍聲令李諾眉頭髮緊,耳鳴不斷。他的臉上好像濺到了些許血珠,溫熱之中有著生命逝去的冰涼。

“把這兩個雜碎拖到前麵去,好好搜一搜身。”開槍的衛兵語氣冷淡,彷彿視罪兵之命如豬狗。

“...長官,罪兵李諾·賈維斯怎麼辦?”檢查李諾的衛兵喘著粗氣說道。

開槍的衛兵抓著李諾的頭髮,讓他仰起腦袋,又捏著他的下巴,左右轉動臉頰:

“真是晦氣...上頭馬上就要來檢查了..”

開槍的衛兵鬆開手掌,催促著說道:

“把他送到後麵的車廂裡去,隨便找個冇人的單間放下。把門反鎖,彆放他出來...對了,待會兒長官問起這裡怎麼少了個人,你就說罪兵李諾·賈維斯暈車嚴重,咱們把他放後麵吐去了,免得弄臟車廂。”

“是,長官。”

李諾感覺自己被人揹了起來,在晃晃悠悠的車廂裡緩慢移動。

他的身後傳來了低聲咒罵:

“這幫罪兵就不能有點自知之明嗎?來了“苦難交界地”還想跑?往哪跑?這裡四麵八方都是廢墟,除了帝**隊就是令人作嘔的“亡靈”!再怎麼能跑,還能跑哪去?死在車上都是便宜你們了...”

李諾聽得眉頭微皺。

苦難交界地,炮灰,亡靈...情況真是有點糟...-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