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十章 馬克Ⅱ計劃,斯坦上門

26

-

托尼斯塔克迴歸之後除在最開始的記者招待會短暫亮相後,便再未在任何重大場合公開露麵。直到今天他突然想起拜訪自己的老朋友羅德。本想告知對方方舟反應堆的事,誰料竟然連自己多年好友都不理解支援自己關閉武器工廠的事。從空軍基地回來後,托尼便一直坐在椅子上沉思,半晌過後他啟用了電腦操作係統。“賈維斯,你在嗎?”“先生,為了您,永遠都在。”托尼的智慧助手賈維斯即時迴應。“給我建立一個新項目文檔,標注為…馬克Ⅱ…”“要將檔案儲存到斯塔克工業中央數據庫嗎?”托尼沉吟片刻,搖了搖頭,“嗯…不,先放在我的私人服務器,老實說,我現在不知道該相信誰…”“那,鍾啟先生呢?您似乎對其評價頗高。”賈維斯適時提醒。“不不不,啟是例外,這件事不能讓他知道…”托尼堅決拒絕。事實上,在他原本的計劃中的確是準備與鍾啟一起合作開發新的裝甲。可他又想起之前,鍾啟隻看了幾眼就指出自己馬克Ⅰ設計的不足,不由生出了一些好勝心。他撇了撇嘴,堅定說道:“我要獨自完成這個項目。想象一下,賈維斯在一個天氣晴朗的日子,我穿著戰甲突然從天而降落在啟的麵前…在他驚慌失措的時候,我打開麵甲,然後對他說[嘿,小子看我這次的設計有冇有什問題]。”“想必鍾啟先生會十分震驚並對您充滿敬仰。”賈維斯應和道。“就是這樣”托尼臉上露出狡黠的笑容,他起身將馬克Ⅰ的立體模型轉移到全息投影儀上。“所以這是一個秘密項目嗎,先生?”托尼收斂了笑意,思緒再次飄回那個遍佈自己製造出的武器的山穀。“對,我不希望它落在…壞人的手,或許在我手,它能做些好事……”“一定會的,先生。”時間轉眼又過了數天,這期間托尼除了偶爾與鍾啟及伊森見麵外,大部分時間都一直呆在自己的實驗室。珮柏捧著一個禮物盒來到實驗室,“我一直在按鈴,你冇聽到對講機在響嗎?”“嗯?什?”“奧巴代亞在樓上等你,要我怎跟他說?”珮柏將禮物盒放下。“哦…好,我馬上就上去…”托尼此時正沉浸在自己的實驗中,隨口敷衍了一句。他將手伸入右臂裝甲骨架,緩緩抬起瞄準前方,掌心炮隨即發出淡淡熒光。珮柏靠近觀察,疑惑問道:“你不是說你不再製造武器了嗎?”“是的…呃…這是飛行穩定器,安全無害”砰!話音未落,掌心炮擊發,強大的後坐力瞬間將他衝倒在地。“這我冇料到…”托尼簡單收拾了下實驗室的狼藉,隨即快步上樓。樓上,斯坦此時正彈著鋼琴,曲子是安東尼奧薩列的《C大調協奏曲》。“董事會怎樣了?”托尼看向茶桌上的披薩,“那…不順利嗎?”此前斯坦跟他說,他會去解決董事會的問題。“我從紐約帶了披薩回來,不代表就不順利,如果你去了還能順利點…”斯坦邊說邊起身。托尼嘴嚼著披薩,“你叫我低調的,我照做了我低調,你處理。”“拜托,那是在公眾,媒體麵前…”斯坦走了過來,挨著托尼坐下,“這可是董事會會議,董事會稱你患了創傷後應激症,他們提交了禁止令…”“什?”“他們要阻攔你…”“為什?因為股票跌了40點嗎?我們早就知道會這樣!”托尼辯解道。“是56.5…”珮柏在旁糾正。“這不重要,我們擁有公司的控股權!”斯坦低著頭,無奈地說:“托尼…董事會也有權利…他們稱你和你的新方向不利於公司的發展。”“我這是對我的所做負責,這是我和公司的新方向!我要代表公司負起我們的責任!”托尼目光炯炯,掃過二人。斯坦眉鋒微掀,語氣沉重,“現實點吧,托尼…”“……我去工作室了。”托尼沉默然後起身,拿起披薩盒就要離開。“托尼,我在努力挽回局麵…”斯坦攔下托尼,“但你得給我些東西,拿給他們看的東西…”他的目光掠過托尼胸前的反應堆,眼中的貪婪一閃而過。“讓工程師分析下這個,畫下參數圖紙…”托尼想也冇想,直接拒絕:“別想了奧比,這個就留在我身上。”斯坦假裝置氣,奪過披薩盒,“那這個就留在我這,你可以拿一塊,或者兩塊…”托尼也不再多說,抓起一塊披薩,轉身向工作室走去。“我可以下去看看你在做什嗎?”斯坦問。“冇門兒晚安,奧比。”目送托尼的身影消失,斯坦臉上浮起陰狠之色。離開托尼的住處,他的保鏢在門口等候已久。“先生,我們現在回去嗎?”“不,既然來了,現在就去見見那個亞洲小子吧…”……叩叩輕輕的敲門聲迴盪在地下室的入口,娜塔莎耐心地等待著,然而並冇有人迴應。她決定采取主動,旋動把手,門扉吱呀一聲開啟。地下室內,火花飛濺。鍾啟此時正坐在一個小馬紮上,頭戴護目鏡,手中焊槍對著麵前一台巨大的機械噴吐著藍白色的火焰。“Boy,看來有人來找你了是斯塔克的…大概兩分鍾後到。”娜塔莎看著手中的視頻監控提醒道,對於巨大機器人她隻是瞟了一眼並未在意。鍾啟在一週前就在鼓搗這個東西了,他倒也冇有藏著掖著,隻說了冇事不要來打擾他。比起這種鐵疙瘩,還是繼續剛纔洗了一半的澡對她更重要一些。“我去洗澡了,可不準偷看哦”娜塔莎說完便轉身離去,她此時身上隻有一件柔軟的白色浴袍,隨意鬆垮地係在腰間。細密的棉質布料緊貼著她曼妙的身姿,浴袍邊緣隨她的步伐擺動,輕柔地拂過裸露在外的小腿。她的髮絲仍舊濕漉漉的,貼服在她精緻的臉龐上,而更多的則隨意披散在肩頭。偶爾有晶瑩的水珠從髮梢滑落,沿著她光潔的頸項緩緩流下,最終消失在浴袍的褶皺。鍾啟緩緩摘下護目鏡,回頭瞥了一眼,臉上露出無奈的表情。幾天前,尼克·弗瑞突然造訪,不僅詢問了關於九頭蛇的情報,還在最後問及了他的來曆。麵對這位洞察力非凡的特工,鍾啟倒冇有刻意隱瞞,但也隻說了他的確不是這個世界的人,而是來自未來(某種意義上他並冇有說謊)。然而,自那以後,弗瑞便開始頻繁來訪,最後甚至乾脆讓娜塔莎直接住在了這,隨時打探訊息。不可否認,娜塔莎出眾的外貌挺養眼。但是,她住在這白吃白喝還不給房租!眾所周知,一個房子絕不能出現兩個白嫖的人。鍾啟心默默想著:“不行,哪天必須去找弗瑞好好討論下這個事,起碼房租要給我補上!得給雙倍!不過在這之前,還是先做正事吧…等了這久,終於來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