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8章 想要白嫖?

26

-

從廢土工坊離開,陳閒來到主乾道。

藥店。

陳閒有些尷尬問道:“大夫,有冇有壯陽之藥?”

正在配藥的醫生,抬頭看了看陳閒的臉色,有些震驚道:“兄弟,你這些天房事做的有些多啊!”

暴風雪,不能外出,那麽除了掃雪,就是打樁,冇其他事情可做。

陳閒點頭,這個月不單單因為新娶了妻子,更是因為精神念師的身份太過吸引人,導致他不惜透支身體也要把經驗給乾出來。

醫生問:“家裏有錢嗎?”

陳閒張了張嘴:“什麽意思?”

醫生答道:“有錢,我給你開些有效的。”

陳閒問:“那冇錢呢?”

醫生麵無表情說道:“那我隻能給你開些能在心理上有效的。”

他怕陳閒聽不懂,還專門解釋道:“心理有效,是指這藥吃下去,能起個安慰作用。”

“給我開些有效的。”

和妻子們每晚的運動,不僅關係到他的幸福,更是關係到他的未來,這方麵可不敢有絲毫的馬虎。

醫生起身向後院走去,不一會兒抱了一個木頭盒子出來。

“首先,房事這東西,最重要的是減輕頻率,戒色,是最好的良藥,要不知道萬事過猶不及。”

“其次,積極鍛鍊。與此同時,早晚各吃一粒。”

醫生從盒子中拿出一個藥瓶說道。

“六味地黃丸?”

看到上麵名字,陳閒有些疑惑,這……藥,在廢土也有?

醫生眼神中閃過一絲驚訝,冇想到這看起來四肢發達的傢夥居然識字。

他從盒子中拿了一本書,“如果有餘錢,買下這本書,配合上麵的動作練效果更好。”

陳閒看了,問道:“凱……格爾運動,大夫,你練過嗎?效果怎麽樣?”

醫生乾咳道,“反正用過的都說好。”

接著,他眉毛一跳道:“你買不買?這藥100一粒,書2000一本。”

看到陳閒表情,醫生有趁熱打鐵說道:“這東西可是在從地下挖出來,災變之前的東西。內城的許多老爺們在練。你也知道現在這世道,旱的旱死,澇的澇死。有點錢,有點權了,不搞好身體那什麽享受?”

陳閒說道:“1000,我買了。”

醫生咬牙:“最低1800。”

最終陳閒花了1500買下這本書,並讓大夫送了5粒藥丸先看看效果。

接著,陳閒又在旁邊的商店買了些吃喝穿方麵的生活用品。一個月的時間,這些早就用的差不多了。

……

夜晚。

陳閒左邊摟著小魚,右邊摟著陸穎。

兩具滾燙的身體夾著,在寒冷的夜晚中好不舒服。

小魚枕在陳閒胳膊上,小聲說道:“陳哥,咱們這巷子中死了兩個人,下午發現時身體早就凍僵了。”

陳閒摸了摸小魚的腦袋,“每年暴風雪後都要死人,別大驚小怪的。”

要是冇有係統,他今年八成也要受凍。

“不過你們也是,最近小心點。很多人在因為風雪被困吃不上東西,最近搶東西,殺人的事情應該比較多。”陳閒叮囑說道。

又過了兩天後。

陳閒把打好的鐵器賣出去,專門買了半斤肉回來。

誰知開門後,小魚看到他猛地喘一口氣,隨後撲倒懷中,哽咽哭了起來。

陸穎在一旁先把門關了,然後皺眉說道:“隔壁陳大姐一家遇害。尤其是陳大姐,死前還遭凶手強迫。”

小魚從在陳閒懷中抬起頭,哽咽說道:“昨……昨晚還見陳大姐,叮囑我最近小心。誰……誰知……”

陳閒聽了,把小魚抱得更緊了幾分。

歹徒要敢對他行凶,他自然不怕,有著精神念力,分分鍾教他做人。

但要是外出打鐵,家被偷了怎麽辦?

帶著妻妾們去一起去廢鐵工坊倒不是不可以,但也太招搖了些。

“明天你們哪也不要去,我去找些鐵塊把門窗給加固了。”

“嗯!”

二女老老實實的點了點頭。

清早。

鐺!鐺!

看著被加固的門窗,提起的心總算放下了些。

凶手實力應該不超過中級武徒,否則不隻會朝弱者下手。

這由鐵塊組成的門窗,光是鐵料,就花了他差不多五十塊。

這種硬度,普通人一時半會根本就打不開。

這時,旁邊有些鄰居湊上來,喊道:“小陳!”

陳閒問道:“什麽事?”

“你等打我了給我家打一個去。”

這人說話,根本不是詢問的語氣,而完全是命令。

“我也要!”

“給我家也打一個。”

“是啊,最近周圍總是死人,弄得我這幾天晚上都冇睡好。”

頓時,陳閒周圍聚集了一群嘰嘰喳喳的街坊。

他們都希望陳閒給他們打一個鐵門窗,不想在外出時家裏妻小被欺負。

這時,突然有一個尖尖的聲音說道:“小陳,我們這麽多人,你不拿紙筆記一下,能記住嗎?”

其他人一聽,猛地點頭道:

“對啊,對啊!還是劉姐你聰明,記下的好,省的把誰家給露了。”

“走開!別當我道!”

陳閒一把快要貼在他身上的劉姐推開,冷聲道:“我可冇答應要給你們加固門窗。”

“一個個要這要那的,窩嫩爹?”

聽到這話,周圍人臉色一變。

尤其那劉姐嚷嚷道:“你這什麽話?我們都是鄰居,互相幫助一下怎麽了?”

“咱們誰冇有一個困難的時候。”

“再說,又不讓你白幫,給你錢!”

劉姐的職責,好像陳閒隻要不答應,就是一個罪不可赦的壞人似的。

陳閒冷笑:“好啊,100塊,等會就去加固你家的門窗!”

“100塊?你搶啊!”

“冇看到,平常老老實實的鐵匠,居然這麽奸詐!”

“看到冇,就是這種人,越是在困難的時候,越漫天要價!”

啪!

陳閒一個響亮的巴掌打在劉姐的臉上,一臉不耐煩道:“冇錢在這嗶嗶什麽?”

“白嫖是吧?”

“想要打的,100塊一位。”

“要誰再不要臉,還是胡咧咧地話,可別怪我不給你們留情麵了。”

陳閒眼神冷冷的掃過麵前的一群人。

哪怕冇有精神念力,以他現在每日打鐵鍛鍊出來的體魄,一錘打死兩絕對不成問題!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