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十四章

26

-

平原公的使者準備回下邳了,訊息一出,吳郡世家立刻小小地騷動起來。

不錯,孫權是獲得了劉備的背書,從此就算搭上老劉家這條船,得了一張長期飯票了,可是世家們很不甘心哪!

按照他們所謀劃的,應該是給江東孫氏的勢力徹底剷除出去,這裡曾經什麼樣,以後還什麼樣。

盜匪橫行?不錯,有盜匪在,百姓們過的日子肯定是很辛苦的,可這不正好嗎!

青州劇城學宮寫出的農書已經慢慢流傳到江東了,村落當中有知識,識得文字的老人拿了那書,也開始每天坐在樹下,給各家各戶的農人講一講。

他們聽說了更多關於種子的知識,犁地的知識,農具的知識,進一步還有水車和水渠,直至有些心思活絡的人終於想到了開荒。

江東不比江北,這裡生活的人並不多,有大片的叢林不曾開墾,隻要用火燒一遍,撿一撿石頭,就憑江東的溫暖氣候,他們可以種出很多東西,不僅能填飽自己家人的肚子,說不定還有餘饒!

這個想法一出現,就有大膽的人這麼去做了。

人數很少,還不成氣候,畢竟開荒是一件極其辛苦的事,敢去開荒的人也是自家有牛有農具,有底氣試一試的小地主。

一歲過去,效果竟還不錯,這就入了有心人的眼了。

如果這位精通農學的使者能再改良一下開荒用的農具,江東會有越來越多的農人嘗試走出這一步。

——畢竟江東這幾年在孫策的治理下,治安確實是一天比一天好的。

那些原本不敢走的路現在敢走了,原本不敢去的地方現在也敢去了,原本村莊裡時時要結成義勇,夜裡巡邏放哨,現在也可以隻將兩條大黃狗放出來,一覺睡到天亮了。

世家因此很不高興。

當他們坐在樹下的席子上,清清靜靜地喝一盞井水湃過的葡萄酒,讓清風帶走夏日的燥熱時,他們是會感慨的:

“如前番那般山越作亂,豈不是更好嗎?賊人四處劫掠村莊,殺害縣令,那些黔首自然就知道該尋誰的庇護了。”

“黔首也是明是非的,”另一位士人就會這樣應和,“三五年一個的太守,和世代居於此地的貴人,信誰不信誰,豈不是一目瞭然嗎?”

“明是非,卻是不知感恩的!孫家隻要打跑了賊人,他們立刻就起了這樣活絡的心思!要離了村子,離了禮製教化,去荒地裡討飯了!”

“就為了那一點糧稅!”

“何其短視呀!”

“若是劉備將孫家小兒也拘了去,江東再亂上幾年,他們家破人亡時,才知道這地方缺了誰都不要緊,獨獨是缺不得咱們的!”

他們就這樣哀歎了一陣,直到話題自然地滑向下一個方向:

“陸廉要走了,可備好了禮物麼?”

“那些金帛之禮,美婢美童,她都不肯要呀!隻收了陸家送的一筐鹹魚!”

“這……陸家最是精乖,他們還送了些什麼?且去打探打探?”

那筐鹹魚她原本是不想收的。

……奈何真的很香。

聞起來很臭,用油煎一下吃,非常下飯。

她準備自掏腰包來著,陸家堅決不肯,“尋常客人來我家,臨走也要帶些土儀回去,這一筐鹹魚,樂陵侯難道也要推辭麼?”

陸懸魚猶猶豫豫地收下,吃了一條之後就改變主意,去吳城裡轉了一圈,想再買幾份,裝一車醃魚回去。

順帶一提這個主意被諸葛亮聽說之後,小先生的表情就很奇妙。

還問她除了鹹魚之外,還準備再裝點什麼在車上。

……這話說的!這一車都是鹹魚,臭翻天了!難道還能在裡麵藏個人嗎!

但是她轉悠一圈,問鹹魚價格的事立刻被陸家的人知道了,甚至連她在市廛買點特產,被人家坑了幾十文錢的事都知道了!還替她把錢追了回來!

幾十文錢加上一車的鹹魚都送了過來,順便給她送了一個匣子。

那個匣子用手一掂量,很輕,裝的一定不是金銀珠玉,問仆役是什麼,仆役說是自家主君親自寫的,那自然也不是什麼名貴字畫。

……說起來這時候好像還冇有名貴字畫一說,鐘演有個蹲在長安節製——或者說忽悠那群西涼軍頭的兄長時不時寫奏表回來,主公偶爾看過一次,就對那筆字很愛不釋手,不知道她將來有機會找他寫點字表起來,能升值不。

……話題扯遠了。

她打開匣子,裡麵是裱好的帛書,上麵字跡也非常工整,密密麻麻從右往左寫了一大篇,硬是冇有塗塗抹抹的錯彆字。

但她狐疑地湊近了一個字一個字看時,發現不是她所想象的什麼吳郡郡誌或者風土人情,更不是給劉備的密信。

這是一封……族譜。

族譜最右邊的人……其實不是人,是神。

吳郡陸氏的祖宗是顓頊高陽氏的曾孫火神吳回,吳回死後有個後人很熟悉的頭銜,叫祝融。

這位火神生了一個叫陸終的兒子,陸終娶鬼方氏妹,生了六個兒子,六個兒子各為一部之首領,嘰嘰呱呱開始繁衍後代。

……她捧著跟山海經差不多的族譜,繼續眯著眼睛仔細看。

好在這些跟古希臘神話差不多的族譜進入周朝以後就變得正常了很多,它寫到其中一支媯姓田氏,在齊國紮根,後來“有德於民,民愛之”,矜持地取代了薑子牙的呂氏,成為了齊國的新王。

……她撓撓頭,快要不知道這到底是誰家的族譜,繼續耐著性子往下看。

田氏代齊後,一直傳到齊宣王生了個兒子,名通,封到平原陸鄉,以鄉為氏,就從田通變成了陸通。

……這個姓改得也很對,“路”通總比“田”通聽著合理點,繼續往下看。

齊國冇了,陸氏的富貴原本也冇了,其中一支後代遷徙到楚國去,跟著劉邦一起乾,立下了從龍之功,這個是好孫孫陸賈,陸賈之後自然代代做官,從西漢做到東漢,從郡守做到郡守,而今在吳郡已經開枝散葉,是有名的閥閱世家啦;主支則還留在青州,繁衍生息,耕種讀書,甘於田園隱士生活,不與俗人為伍。

……她好像意識到了什麼,趕緊用腳摳摳地。

族譜裡深情而詳細地寫出了留在青州平原的這一支陸氏是怎麼繁衍下去的,娶了誰家女,生了幾個娃,每一個娃子都家貧而尚節,清高而不群,這樣的人自然不會出仕啦!但是家風也不會丟啊!

他們就這樣一邊生娃,一邊教導娃子各種聖賢的美德,一邊喝著山泉水,一邊唱著隱士的歌。

……她的腳摳地摳得越來越快。

諸葛亮拎著幾部抄錄的吳地孤本回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個難以言喻的畫麵。

樂陵侯整個人像是吃什麼東西不消化了一樣,一邊還在堅持著手不釋卷,一邊已經用腳將席子摳漏了一塊。

“那這是什麼東西?”她有點崩潰地問。

諸葛亮從帛書上抬起頭,神情有點複雜,“這是人家的族譜。”

她不可思議,“這個,這個族譜分明就是亂寫的。”

“但頗動了心思。”

族譜是假的,這個不用諸葛亮說,但妙就妙在它嚴絲合縫地鑲嵌進這個時代史書能找到的各種資料裡去了。

比如說西漢時平原郡有哪些王侯大族,其中哪些哪些和平原陸氏聯姻,哪一代所娶的閨女是縣主所出的貴女,哪一代的陸氏女又嫁進平原侯府了,當然有可能被查到的那就一律死的早……反正由他隨便說。甚至在王莽篡漢,張步占據平原時,族譜裡還加了一筆她祖宗被張步強留住要他為自己出謀劃策,但祖宗又是怎麼深夜穿過百裡戰場,傳遞最重要的情報,令名將耿弇以少勝多,終於在臨菑會戰一舉殲滅了張步。

“這太扯淡了,”她說,“他們走過百裡的夜路嗎?知道深夜的戰場什麼樣嗎?”

“他們不知道深夜的戰場什麼樣沒關係,”諸葛亮笑嘻嘻地說道,“他們知道你有這本事就成。”

……家學淵源!

經曆了風風雨雨之後,終於!平原陸氏在光和七年的黃巾之亂中遭重了!家族罹難,隻有一個幼女被忠仆護著,離散逃難,一路逃到了雒陽,隱姓埋名於市井之中。

為什麼她一進雒陽,鄰居們就待她很是親厚呢?因為那些鄰居,對對對,其中還有那個小吏張緡,曾經聽說過平原陸氏的美名,很是敬仰她的父祖,所以纔會對她多有照顧啊!

……難道能是因為她那張花見花開討人喜歡的臉嗎?

總之,在鄰居們的照顧下,她生活得還不錯,但她畢竟還記得自己流著何等高潔的血!她下定決心,要平定亂世,還天下一個太平,還蒼生一個太平!她!曆儘千辛萬苦,回到祖輩們隱居的平原,在那裡她遇到了命定的主公!命定的聖君!從此之後,青天就有啦!大漢就太平啦!

“所以,不是認祖歸宗。”她說。

“不是。”諸葛亮終於把整卷帛書都看完了,“他們不要你依附吳郡陸氏,不要你認祖歸宗。”

“那他們這是要乾嘛?”她畏怯地問。

“作為分支的他們,見到了主支的樂陵侯,現在換他們來認祖歸宗,你要是不反對,以後你們就是一家了。”諸葛亮一本正經地說。

“……送了一車鹹魚的祖宗?”

這個麼,諸葛亮摸摸下巴,沉思了一下,“鹹魚也是有祖宗的。”

/75//.html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