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十章 你個騙子

26

-

沈環兒臉色一僵,立馬張牙舞爪的衝過去,卻被身後一直看著的家丁桎梏住。

她隻能無助地大喊:“你個騙子!你個騙子!我院子裏根本冇有任何火光!”

“老夫人明鑒,大小姐明鑒!”這女人狠狠地磕了幾個響頭,“不止我看到了,當時值夜的有幾個也看到了,奴婢還曾和他們攀談詢問緣由!原本想著是不是起火了,可見那火勢似是人為,冇有蔓延的趨勢,便放心的回房了!”

這女人的話剛落,冬語又從外麵帶進來兩個男人,這兩人見此情形,也都慌忙跪地。

“老夫人,大小姐!奴才兩人證明,昨夜確實看到二小姐房內有火光!”

這兩人趴在地上低著頭,聲音強健而有力,深深地刺痛著沈環兒的耳膜。

隨後,又從門外進來一位,他手中領著一麻袋東西,放下後才能看到裏麵原來是一堆燒過的炭火。

他抱拳後說道:“老夫人,大小姐,這是從二小姐院子角落裏找到燃燒過的炭火。”

之後再冇有別的什麽話語,氣氛在此刻完全改變,絕望籠罩在沈環兒眼前。

她無力地跌坐在地上,雙眸失神。

上次夏心是,這次秋微又是。

次次都誣陷,沈明珠究竟想把自己推進什麽樣的深淵?!

就在這時,沈明珠適時的啜泣起來,“沈環兒,這次你還有什麽話可說?人證物證俱在,你還要反駁嗎?”

她自知無論如何反駁,都無法解釋眼前沈明珠做出的完美的栽贓陷害。

沉默良久,沈環兒笑出了聲,隨後越笑越猖狂。

直到整個屋子都迴盪著她放肆的大笑。

“沈!明!珠!你真是好樣的,你的手段真是越來越高明瞭,我自愧不如啊。”沈環兒笑著望向前方的人。

“好了。”沈老夫人終是開口,起身扶著身旁的丫鬟,冷言道:“沈環兒,你一錯再錯,便終身留在莊上悔過吧。”

說著,她便離開了這是非之地。

見老夫人離開,沈明珠也遣下眾人,獨留自己、冬語和攤在地上的沈環兒。

她踱步走到沈環兒麵前,笑道:“可惜了,如此計謀,卻隻讓你落個終身呆在莊上,老夫人終究是太過心慈手軟,不捨得對你下死手啊。”

沈環兒冷笑,“你不裝了?剛纔不是裝的很柔弱很可憐嗎?”

“是啊。”沈明珠回答著她的話,伸手抬起沈環兒的下巴,冷眼對視,“你知道嗎,我一看到你這張臉就噁心的吃不下飯。我寧願把你千刀萬剮都不足以解我心頭之恨。”

“是嗎?我是做了什麽能讓你如此痛恨?”沈環兒學著她說話,聲色清冷,眼神蔑視。

沈明珠“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隨後幾記猛烈的巴掌甩在沈環兒臉上。

那張白淨滑嫩的臉上瞬間顯現出幾道火紅的印子,沈環兒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沈明珠,呆愣了幾秒。

“上次冇打到你,我的內心一直都很不爽呢,今天終於能狠狠地發泄一下了,真的很感謝你哦。”說著,沈明珠輕輕拍打著沈環兒臉頰,笑得恣意。

沈環兒這才反應過來,怒地向前想抓住沈明珠的頭髮,誰曾想被一旁的冬語一整個拽住,便動彈不得。

從小嬌身慣養的小姐怎麽能抵得過一個丫鬟的力氣,沈環兒無論如何都掙紮不開,隻能張狂地大喊,四肢不停的踢著周圍的空氣,彷彿這樣能讓她心中的愁緒舒暢一點。

“沈明珠!!!”

沈環兒撕心裂肺的怒吼響徹在沈明珠耳旁。

簡直是天籟之音。

沈明珠起身,居高臨下的看著如小醜一般的沈環兒,邪惡的笑道:“沈環兒,這隻是剛開始,我會一步一步登上高位,待我的權力可以隨時把你捏死的時候,你就開始在這莊子裏禱告吧,禱告著,我能晚一天把你玩死。”

沈明珠的話循環般飄蕩在沈環兒的耳邊,直到夜晚降臨,她坐在自己單薄硬挺的床板上,腦子裏都還是沈明珠惡毒的話。

“這隻是剛開始。”

“等我隨時能把你捏死的時候,你就禱告吧。”

“禱告著我能晚一天把你玩死。”

“隻是剛開始……”

“禱告吧……”

“晚一天把你玩死……”

“剛開始……”

“把你玩死……”

沈環兒的臉上好像有什麽東西,她伸手一摸,竟滿是淚水。

她終於受不了了,目之所及的任何東西都被她打落,物品倒地的聲音、瓷器碎落的聲音、伴隨著痛苦的尖叫聲,響蕩在她小小的房子裏。

聽到冬語向她描述沈環兒夜裏的情況,沈明珠簡直要開心死了,笑的眼睛都開始濕潤。

直到屋簷上一人咳嗽,沈明珠這才收起了笑意,讓冬語下去。

隨後把胳膊抱在胸前,站在門外等著他。

葉淮也是迅速的來到門前,優雅地打開房門,衝沈明珠俏皮的招起手來。

“你又來做什麽?我們不是一歡兩散了嗎?”沈明珠滿臉冷漠。

她看著麵前這位隨來隨走的人,好像是把自己屋子上的房簷當成家築巢了似的,真是煩到透頂。

再加上身上又中了這鳳凰男下的安心蠱,就更煩了。

可葉淮哪裏知道她心裏想什麽,隻開心的咧著嘴角,露出他那潔白的大牙齒,“哪有啊,那能叫一歡兩散嗎?我這不是守著你來看戲嗎?”

“既然如此,今天白天的戲夠大嗎?能讓你費心思解下我身上的安心蠱嗎?”沈明珠乜斜著雙眸,根本不想正眼看他。

得知自己中了安心蠱之後,她也曾找過衛暗,可衛暗說此人下蠱手段高明,連他自己都冇察覺到,再加上這安心蠱少之又少,是古老蠱術,隻有極少數村落流傳,且解蠱之法早已失傳,會解蠱之人,要麽是下蠱者,要麽就是村落中年長之人。

也就是她幸運,碰到了在蠱蟲村裏出身的冬語,不然甚至連解蠱的方法是什麽都不知道。

近期衛暗也曾打聽過村落的地點,皆離城裏十萬八千裏,趕過去找一個年長會蠱術的人也是難上加難。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